庚子艺事的八旬策划者,为孩子插画的建筑师

日期:2020-06-26/ 分类:在线留言

一周艺术人物中,在美国,由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震荡继续蔓延,在艺术界中,艺术团体游击队女孩录制短片探讨有关“黑人的命也是命”议题;在英国,建筑师诺曼·福斯特所在事务所发布“小黄瓜”插画书,让隔离在家的孩子开启“建筑之旅”。

八十岁的知名画家、艺术评论家谢春彦与友人筹备数月记录疫期艺事的“庚子艺事展”今天起终于开始在上海两大艺术展馆进行布展,并将于6月27日对外展出,这一展览参展者包括韩羽、尚长荣等六十位文化界名家,用手中的笔以艺术的形式记录着他们在疫期的真实生活与所思所想。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一周艺术人物”,报道并评析国内外的艺术人物及热点事件。

中国上海 | 画家、艺术评论家谢春彦

策划“庚子艺事”大展,记录“庚子疫事”

今年迎来人生八十岁的知名画家、艺术评论家谢春彦与其友人筹备数月之久记录疫期艺事的“庚子艺事展——四王二顾李季曹谢艺术联展”今天起终于开始在上海罗浮紫艺术与古美艺术中心两大艺术展馆进行布展,并将于6月27日正式对外展出,这一展览由知名报人、学者郑重任学术顾问,参展者既有九十老翁,也有九龄小学生,包括韩羽、尚长荣、夏阳等文艺界名家,用手中的笔以艺术的形式记录着他们在疫期的真实生活与所思所想。

谢春彦(左)与戏剧名家尚长荣商谈“庚子艺事展”策划

“庚子艺事展”海报

进入庚子年,生于1941年的谢春彦终于新晋为“八零后”——他自己画了一幅《八十上树图》,自嘲说“ 日月何其速,真成老匹夫,悠然到八十,还是要爬树,树上何所有,也算一条路。”衔个烟斗,无奈且自在地“爬上了树”,然后果然就愈发恣意、愈发青春作伴了。因为意外的疫期当前,他年初宅在大门、二门之内的他挥毫持铲之余,每天拿笔作刀枪——画漫画,写讨(伐)诗,一笔一笔在继续着他的《荒唐彦》专栏,或一时胆壮以粗墨绘写除恶务尽的大公鸡,一时却又春心荡漾写出一纸“寄往春天的一封诗笺”,说:“原先,诸如亲吻呀,拥抱呀,唱歌呀,纵酒、蹦跳呀都算不得什么伟大的动作,明里暗里都大可以做做,到如今却成神话奢望哉!”于是,整个庚子的早春,无奈闭居在家的他最向往的事就是:拥抱,唱歌、纵酒蹦跳……

谢春彦记录疫期心境的书法《抬起你头颅之高贵,破凶前征》

速写疫期中的谢春彦像 顾村言 图

临近暮春,新冠疫情仍在持续,他于是开始折腾筹备“庚子艺事展”展了,想的是“以艺事记录疫事”,展览事无巨细,无论是邀请名单,上门取作品、裱画,八十岁的他都亲历亲为,甚至为了展览策划连续多日睡在客厅的躺椅上,用他的话说——他就是这一展览的“总行走”或“牛马走”。

他在展览序跋中说:“ 庚子之岁,遽降大疫于斯世、斯民。此亦吾地球万古唯一遇之者。吾固属万物刍狗之属,然斯民又何罪何孽耶?吾不解甚甚,惧之甚甚。书生老去,更不能对之狂且狷也。然吾亦不甘于斯孽,不甘任新冠怪逆小儿之欺也。然吾只余手中弱管一支,遂恳邀四海同不甘此之老少男女,无论九十老翁、九龄小学生,无论高官,无论细民,无论贫富、有名无名,一律写心写志,抒吾人真情实义;无论技晋大师,无论藉藉无成艺事者,但共一素心猛志,效陶令所谓“刑天舞干戚”一战之也。吾地球亿亿兆兆之兄弟姐妹,亦当不计胜败,同心同是,或可寻回春天寻回寻常之平安也。此半百作者坚信之耳。吾何能何德,唯尽人子之责也。”

据悉,此次展览的参展者有六十位,挥笔助阵的文化艺术界名家既有书画大家,也有戏剧名家,知名作家、报人、评论家等,包括计镇华、夏阳、郑重、金宇澄等。其中年龄最大的是91岁的香港知名艺术收藏家张宗宪,最小的为九龄小学生。(宗禾)

英国伦敦 | 艺术团体游击队女孩

参与线上“艺术之夜”,为反种族主义发问“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游击队女孩

上周末,美国匿名激进艺术团体游击队女孩(Guerrilla Girls)参与了伦敦“艺术之夜”的线上活动“预告片”(Trailers),她们以一支短片探讨有关“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议题,并声称她们将通过线上平台来分享资源与信息。

游击队女孩的社交网站贴图

“艺术之夜”是伦敦一年一度的免费当代艺术节,在伦敦的多个街区举行,今年的活动原本将以萨默塞特府(Somerset House)与斯特兰德大街180号为中心,但因新冠疫情而取消。取而代之,“艺术之夜”移步线上,并推出“预告片”系列直播。该系列共有10位/组艺术家参与。

在社交网站上,游击队女孩写道:“深肤色的人们容易遭受种族灭绝式行动的伤害,这些行动来自根植在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中的机制。我们能够为此做些什么?”除此之外,在游击队女孩的“预告片”影像中还介绍了她们原来为萨默塞特府的艺术夜所做项目的介绍。

游击队女孩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由一群活跃于纽约艺术圈的女艺术家组成,没有人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为了保持匿名,成员们戴上大猩猩面具,并使用已故的女性艺术家名字作为代号。她们希望唤起广大艺术社群对艺术圈内性别不平等与种族不平等的注意,利用海报、书籍、布告栏及公众演出,揭露艺术圈内的歧视与不实。她们曾以海报、张贴画等,推动纽约画廊提高其代理女艺术家的比例。随着时间的推移,游击队女孩使用过的海报和张贴画逐渐变成了艺术的证物。它们成为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永久收藏,也曾经参展威尼斯双年展。(文/钱雪儿)

英国 | 建筑师诺曼·福斯特

让隔离在家的孩子开启“建筑之旅”,事务所发布“小黄瓜”插画书

诺曼·福斯特

据dezeen网站报道,英国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将其代表作之一、摩天大楼“小黄瓜”(Gherkin skyscraper)作为主角,制作了一本线上插画书,这是事务所发起的“从家开始的建筑”(#architecturefromhome)计划的一部分,试图以此为疫情中的孩子们带来快乐。

《飞行的小黄瓜》插图

《飞行的小黄瓜》插图

这本书名为《飞行的小黄瓜》(The Flying Gherkin),将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创立的事务所的各个项目拟人化,“小黄瓜”拥有手臂和火箭似的身体,它从伦敦启程,去世界各地拜访由该事务所设计的其他建筑。

“小黄瓜”本名为“圣玛莉艾克斯30号大楼”(30 St Mary Axe),诺曼·福斯特曾凭此设计获英国斯特灵建筑奖。在故事的第一章里,小黄瓜和其他位于市中心的建筑讨论了因为疫情而无比安静的伦敦街道,其中包括圣保罗座堂和昵称“起司刨”的利德贺大楼。

“在故事中,小黄瓜纯粹靠意志力和决心发现了特别的飞行能力,它用这个能力与世界各地的旧识新交相会,”福斯特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凯蒂·哈里斯(Katy Harris)说道,“我们认为这样的故事能够在疫情期间,帮助将我们的建筑介绍给非常年轻的观众。与此同时,我们为每座出现在故事中的建筑赋予了独特的声音和性格,试图以此来展现它们在各自的城市中扮演的角色。”

哈里斯介绍道,“从家开始的建筑”计划旨在向被疫情“困住”的孩子们进行寓教于乐的建筑普及,“这是我们平时举行的各种工作坊和活动的延伸。”

“建筑是生活的基本组成部分,它满足了最基本的一大需要:庇护,”哈里斯继续说道,“对于许多孩子来说,他们最早画的东西往往都是一幢典型的房屋,有一个尖顶、一扇门和两扇窗。”(文/钱雪儿)

美国克里夫兰 | 克利夫兰当代美术馆馆长吉儿·施耐德

出任馆长23年,或因引发种族争议的展览突然宣布辞职

吉儿·施耐德

据ARTnews报道,执掌美国克利夫兰当代美术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leveland)23年之久的馆长吉儿·施耐德(Jill Snyder)近日突然宣布卸任。此前,美术馆因展出一名艺术家创作的警察暴力作品而卷入争议。随着争议不断发酵,美术馆撤下了有关展品。事发不到两周,施耐德就突然递上辞呈。

克利夫兰当代美术馆

在声明中,施耐德没有提及作品争议,而是坚持认为,她所理解的美术馆事业应保持当代性,馆长人选需要有多样性。“是时候选出更有改革精神、创新意识的领导人将美术馆带入新的历史阶段。为了给新的馆长腾出桌子,我很乐意让出位置。”施耐德说。

1996年,吉儿·施耐德加入美术馆,当时美术馆的名称还是克利夫兰当代艺术中心,她参与美术馆改建成为今天人们所见的样式。这座四层楼的建筑面积为200平方米。博物馆的场地是一个三角形,基座六边形,向上形成直角屋顶。这是一座技术上创新、视觉上震撼和功能上实用的建筑,它的六个立面主要用黑色不锈钢和透明或彩色玻璃建造。2019年,美术馆免费对外开放,施耐德说,这是艺术机构面向更多参观者、员工和展览计划的一揽子大计划之一。

克利夫兰当代美术馆表示,现任副馆长梅根·赖希(Megan Lykins Reich)将临时出任执行馆长,今年夏天,美术馆会开始物色新馆长。(文/畹町)

责任编辑:陆斯嘉

校对:张亮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